控制不了自己的人:才去控制別人

2019年04月15日     1,229     檢舉

我聽自己的諮詢老師,講過這樣一個有趣的故事:

在考博士的時候,她非常的焦慮——擔心自己考不上,擔心她心儀的導師不要她。那個時候她的前男友試圖安慰她:「親愛的,沒關係的,你看你考不上也還是個碩士,不要擔心。」她覺得男朋友絲毫沒有能力安慰到她,因為她還是很焦慮。後來,這種需要男朋友平復她的焦慮的心情日益增長,而男朋友的「無能」,也越來越讓她不滿意。最後,她選擇了跟男朋友分手。

非常有趣的是,她現在的丈夫,跟她之前的前男友驚人的相似,但她完全不覺得有什麼問題。她跟我們解釋道:其實前男友那個類型,是非常適合她的,只是當時他安慰不了她的原因,是因為她自己沒有能力安撫自己焦慮的情緒。當她發現自己有能力來控制自己焦慮的情緒時,這件事情,就不再成為她親密關係中的障礙了。

很多時候我們就是這樣,因為無法控制自己的不良情緒,所以期待別人的改變,來讓自己心情變好。

我們為什麼想控制別人

我母親是一個控制欲還比較強烈的人,而我又不是屬於順從型的孩子,所以我的「青春叛逆期」看起來,比其他的孩子要長很多。直到現在,我偶爾還是抑制不住的在第一時間,做出叛逆的反應,然後才能在下一刻意識到,我剛剛又在叛逆了。

其實她在99.9%的情況下,都是真心實意的覺得,她那麼做完全是為我好,但是卻她卻沒有意識到,這樣的「為我好」的控制背後,隱藏著更深刻的原因。

在我們兩個的關係變得很親密之前,也就是在我放棄土木工程專業,轉心理學期間的大概2年的時間裡,曾經把彼此最不好的一面,帶了出來。那個時候,我以土木工程專業的年級第二的成績,保送了研究生,然後在研一的時候,我跑到導師辦公室說:我要退學然後學心理學。母親幾乎是要瘋了,她沒有想到:一直都基本按照她和父親期待的人生軌跡前行的我,突然來了這個大一個轉折。

那時候她經常打電話跟我說:「因為你,我昨晚又失眠了。」或者「因為你,我又病了。」或者「如果你不這樣,我的心情就會好很多,我就不會失眠或者焦慮了。」這是我媽媽在持續做的一件特別有意思的事情:她總希望通過改變我,來改變她的情緒。

當她覺得焦慮的時候,那是因為「我讓她這麼擔心」;當她覺得憤怒時,那是「我惹她生氣」;而當她覺得沮喪時,那是因為「我讓她失望」了。因為她無法控制自己的這些負面情緒,所以她之前最喜歡做的一件事情,就是打電話給我,告訴我:只有你改變了,我的心情才會變好。

當然,我一直是很抗拒這樣的說法的。就像我媽媽在我小時候告訴我說:「我原來也是有夢想的,就是因為生了你,放棄了自己的夢想。」一樣,她讓我對她的情緒和她的人生負責。

後來我開始慢慢懂得,原來我們在想去控制別人的時候,通常是因為我們自己不穩定的自我和自我價值感,需要別人的語言和行為,來得到肯定或者是安慰。所以我們想去控制別人:既然我是因為你產生這樣的負面情緒,而我自己又沒有能力處理這種情緒。

所以你要改變,這樣我的心情才能變好!

我後來發現,其實我自己也是這樣。我在做決策的時候,特別希望得到母親的肯定,如果得不到她的肯定,我會非常沮喪的跟她抱怨說:你沒有給我信心。後來我發現,其實大多數情況下,是我也在懷疑著自己,所以當我媽媽對我的決策提出異議,而不是支持時,我會覺得她沒有給我信心。如果自己並不相信自己,那麼就只有靠強迫別人給予肯定,然後得到借來的信心了。

你是否有穩固並且靈活的自我?

剛剛提到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,就是穩固並且靈活的自我。這個概念是由心理學家David Schnarch提出的。

首先讓我解釋一下穩固的意思:一個穩固的自我,是指一個人具有非常穩定的自我價值感,並且不會因為外界的否認或者質疑,而有所改變。

舉個最顯而易見的例子。比如失戀這件事情,對於幾乎所有人來說,都是件很傷感的事情,在被伴侶拒絕了之後,我們的自我價值感會在一段時間之內,驟然下跌。但是對於具有穩定的自我價值感的人來說,被分手,並不意味著自己「不可愛」或者「不值得別人愛」,而僅僅是因為彼此的不合適。

但是對於自我價值感,更多建立在別人的積極反饋之上的人來說,失戀這件事情,很可能讓他們的自尊,在很長一段時間之內,都處於低谷。他們會覺得因為被對方拒絕,所以自己是不夠好,不夠可愛,不夠優秀,或配不上對方的。

另一個重要的概念是靈活的自我。這一點看起來跟上面有點矛盾,但其實它們是彼此相融,並且缺一不可的。靈活的自我是指:你的自我概念不會僵化,或者停滯不前。比如如果你的自我概念就是,「我是一個學術型的人」,然後拒絕一切娛樂活動,或者是其他有助於你成長的活動,你的自我就是非常固化的。一個有著靈活自我的人,是一個願意不斷去探索新的可能性,並且讓自己不斷成長的人。

再舉個例子。我們每個人雖然有性別之分,卻都同時有著男人和女人的一面。假設你是一個男性,然後你拒絕在自己特別感動的時候流淚,或者在你伴侶難過的時候,拿著紙巾給她擦眼淚,因為你覺得那樣特別「娘」或者特別「不爺們」;

再假設你是一個女性,你不願意在公司里站出來,發揮自己的領導力,因為你怕別人說你「強勢」,或者在需要你表現出力量的時候,你不敢表現出來,因為你怕別人說你是「女漢子」。

這些都是固化自我的表現。一個有著靈活自我的人,會在最合適的場合,表現最合適的自己的一面。而擁抱並且發展自己內心的男性一面和女性一面,正是靈活的表現之一。

所以最後一個穩固並且靈活的自我,就是指我們一方面,有著不受外界評價影響的穩定的自我價值感;另一方面是指我們不會局限自己的自我概念,能夠靈活的在不同的情形下,表現和發展多面的自我。

這個穩固而靈活的自我,跟控制別人又有什麼關係呢?

有穩固而靈活的自我的人,不會去控制別人。

這一點在所有的人際交往中都適用。當你發現你不需要伴侶跟你「吐露心聲」,來證明自己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時,他不跟你說那件他小時候的創傷事件,就不會讓你覺得那麼的受傷;當你不需要別人的褒獎,來證明自己作品的價值時,別人沒有表達的欣賞,就不會讓你覺得那麼憤怒;當你不需要別人的感激,來證明自己做一件好事的意義時,別人沒有說出的那句感謝,就不會讓你憤憤不平。

當我們有非常穩定的自我價值感時,我們就有了不需要去控制別人的勇氣。因為我們知道,我們的自我價值,不會因為別人的肯定、褒獎、支持、讚美或者安慰,而得到提升,我們本身就是有價值的,不需要通過控制別人的行為,來得到借來的價值感。

控制不了自己的人,才去控制別人

昨天晚上有件特別有趣的事情。晚上8點多,我因為很累,決定靜靜的在家裡畫畫休息。然後一位朋友打來電話,說她此刻就在我家附近,回家有點晚了,能不能來我這裡借住一晚。

如果是原來的我,肯定就算再累再不願意也會答應。但是昨天我沒有,我說:「親愛的,我今晚有些累,想一個人在家裡畫畫,不好意思,你還是做地鐵回家吧。路上注意安全,然後到家了給報個平安。」她回答說:「我絕對不會告訴你的,你太狠了。」

她顯然是生氣了。於是我也有種非常不好的感覺。我問自己:「你願意在這麼累並且不想說話的情況下,讓一個朋友來你這裡,跟你聊天說話嗎?」我知道我是不願意的。「那麼你為什麼還感覺這麼的不舒服呢?」

因為我需要她不生我的氣,來證明自己是一個好人。

那麼是不是她因為我的拒絕而生我的氣,我就不是一個好人了呢?當我想明白,即使她在生我的氣,我也並不會因為她對我的憤怒,而不是一個好人時,我就放棄了要控制她的情緒,不讓她生我氣的衝動。

我沒有告訴她:那你來我這裡住吧,而是進一步跟她解釋了我的情況,並且希望她能夠理解。當然了,她能不能理解,已經沒那麼重要了,因為我知道:自己是個好人。因為一個好人,首先會是一個照顧自己的感受並且愛護自己的人,而不是一個犧牲自己,去滿足別人的人。

當我學會了控制自己,我就真的不需要去控制別人了。

這條路還很長,這種穩定而靈活的自我價值感,也需要我不斷修煉。